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 首 页
  2. 我的书架
  3. 上架新书
  4. 总点击榜
  5. 总推荐榜
  6. 总收藏榜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理全一直在极度公司等待林月媚的好消息。

    但他等来的却是使馆方面的通知,让他去医院照看林月媚。

    这让赵理全感觉到这次行动的失败,也更有不好的预兆。

    赵理全匆匆赶到医院时,已是林月媚进了医院后的二个小时。

    此时的林月媚正在急救室,赵理全无法看到林月媚,只有耐心地在走道上等待。

    不一会,一个白衣医生捧着资料皱着眉出来:“谁是病人林月媚的家人?”

    赵理全心砰砰地跳,如果萧云飞没有救出,又害死林月媚,这简直是极度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失败。

    他们两人的身份那可不是公司内别人可以相比的,他知道轻重,很有可能就失去这个职业。

    那医生看了一眼赵理全,看着纸板,郑重道:“你得有心理准备……”

    赵理全心一下如跌入冰窖。

    “病人得到的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感染,我们正在切查,我们医院可能没有这方面病症先例。”

    这话的意思,赵理全很清楚,那就是这个医院无法治这个病。他马上想到林月媚是不是遇到了血族。

    赵理全很后悔,当时没有叮嘱她不要亲自去救人,现在一切都晚了。

    既然是中了血族的血毒,他清楚这个医院确实没办法救人。

    他也想不到世上还有哪家医院能行,如果找个更先进的医院,林月媚反而可能会成为研究对象。

    “你们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们正准备开会研究,如果你想提出转院,我们将支持。”

    “不!不能转院。”赵理全失控大叫,他可不想让医院丢下林月媚不管。

    那医生奇怪这个老外的过激,奇怪地看了一眼赵理全,缓缓道:“病人现已进入单人病房,你可以前往看望,但不得让病人激动。现在我们唯一的,暂时办法就是考虑给她换血,但不保证她的健康。”

    赵理全猛点头,只要医院不放弃就行,至少也多一根救命稻草。

    赵理全客气地送走医生,一路嘀咕着:“萧云飞你在哪里,你这折磨人的主。”

    进入林月媚病房,赵理全发觉林月媚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见赵理全进来毫无反应。

    赵理全在她床沿坐下,他知道这种血毒感染,如果她能挺过去,就不会死人的,他相信林月媚能挺得过去,因为她不是普通人。

    萧云飞就挺过去了。

    而林月媚心里也极清楚,她现在才知道萧云飞当时为什么想自杀,如果自己成了血族,也决不会放过自己。

    她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床头输液瓶正在为他输血。

    这是医院的临时措施,为她换全部的血,而且要不停地换。

    而这种措施只是放慢林月媚身体的变异,并无法根绝。

    这!林月媚也是清楚的。

    留给自己的时间已不多。

    赵理全不知道对她说什么好,两人就只有沉默。

    一切都那么无奈。

    “你想吃点什么吗?”

    半响后,赵理全打破死亡般的沉寂。

    林月媚摇摇头,她已没有任何食欲。

    她在想萧云飞当时是如何挺过去的。

    而他现在在哪里呢。

    林月媚此时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念萧云飞,她好希望在临死之前见一次萧云飞,也希望有他陪在自己的病床前,而不是赵理全。

    “你在哪里?”

    赵理全听到林月媚的喃喃细声,心中一阵酸楚。

    而此时的萧云飞就一脸严肃地坐在劳思士的客厅内,双目精目束射,瞪着劳思士。

    原来!

    萧云飞被困地下,苦思而不得其脱,只得静下心来思索自己。

    他的身体正在飞快的恢复,这是自从得了血毒只后及自己顿悟之后的能力,他知道这种能力更比返朴境界更神秘。

    他知道这是必然,因为他想清楚了。

    他知道原因。

    就这样在黑暗中度过一天一晚,第二日,他听到外面的轰炸,他猜到可能是极度公司发觉自己的行踪来救自己。

    有一枚钻地弹就在自己不远处爆炸,整个地洞都剧烈的摇晃。

    萧云飞凝神感觉,力往一处使,在爆炸方向硬是打出一条通道,这才得已从弹道钻出的出口里钻出地面,此时的奇伦伯也刚离开,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人。

    萧云飞一出地面,见四处已是一片废墟,他猜到可能是极度公司的人来了,很有可能就是林月媚,她会最关心自己。

    但在四周都没有发觉有人影,也不再找,也不想这个狼狈样去见心上人。

    于是!萧云飞回了安娜住处。

    安娜并不在家,应该是去了学校,他在家里洗了个澡,打开电视找出自己的衣服换上,就准备去找林月媚,起码也要报个平安。

    但电视里播放的新闻让他吃了一惊。

    新闻里说的是幽泉古堡遭军方轰炸的事,说军方打击了一个恐怖分子据点,却有一名军人受伤,并被军车送到医院。

    而那名伤者,萧云飞一见之下却是吃了一惊,担架上正是昏迷的林月媚,而伤口却是萧云飞最熟悉不过。

    两处五指抓伤,血族的明显特征。

    这让萧云飞极度揪心,显然,林月媚去了古堡,并受了感染。

    萧云飞飞快地转动心思,说什么他也要救回林月媚。

    而救她的办法只有依靠黑暗议会。

    如是救自己他绝不会在黑影议会面前低头,但如果是林月媚他就不得不退一步作想了。

    他无法失去林月媚,她重要过自己。

    萧云飞有点失控。

    一阵剧烈的思想争斗之后,萧云飞决定先不见林月媚,而是先找黑暗议会。

    但他不知道黑暗议会的据点,而劳思士绝对会知道。

    有必要去见劳思士了,虽然黑暗议会不大可能会救他的敌人,但萧云飞还是要去拼下运气。

    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林月媚有事。

    他甚至作好了打算,与黑暗议会合作先消灭血族。

    而血族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方没有拉笼到修罗,却将修罗逼得有与黑暗议会合作的念头。

    萧云飞对自己这个念头都觉得荒唐,一辈子的死敌,到头来却要求别人。

    萧云飞有种想死的感觉。

    就象现在,就是坐在劳思士面前,他仍然有种想死的感觉。

    因为他一点都不知道黑暗议会对自己这个大死敌求上门来会有什么想法。

    简直是乾坤倒转,太阳从南边出来了。

    这在黑暗议会里可能是最大的新闻与得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齐乐娱乐玩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