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 首 页
  2. 我的书架
  3. 上架新书
  4. 总点击榜
  5. 总推荐榜
  6. 总收藏榜
    听到朱慕云的承诺,小野次郎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朱慕云每天都要向李邦藩汇报工作,他现在兼任宪佐队长,是不是也会把宪兵分队的工作,向李邦藩汇报呢?虽然李邦藩的身份,也是日本人。可是,自己的手下,总向其他人汇报工作,他心里总有些不舒服。

    既然朱慕云承诺,此事不会向李邦藩汇报,他终于放心了。这件事,他可以告诉张百朋,也可以告诉郑思远,但就是不能让李邦藩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瞒上不瞒下。张百朋和郑思远知道,不一定会上报。但李邦藩知道后,一定会告诉本清正雄的。

    况且,在事情没有处理好之前,小野次郎觉得,一切都必须,控制在宪兵分队范围内。否则,一旦被传出去,他会很被动。到时候,就不是失职或渎职,而是上军事法庭,还是上前线当炮灰的事了。

    “那就好,此事就拜托你了。如果能消灭九头山的土匪,我就推荐,由你担任特高班长。”小野次郎正色的说。

    现在,宪兵分队的特高班长,由他兼任。如果朱慕云能消灭九头山的土匪,他可以让朱慕云担任这个重要的职务。当然,那个时候,朱慕云必须加入日本籍。虽然有中国人,在警察局担任特高课长,但在宪兵队,特高课长,历来都是日本人。

    “只要能为皇军效力,当不当特高班长,我不在乎。”朱慕云微笑着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特高班长,而且,特高班下面的日本人,怎么可能让一个中国人当主官呢?如果真让他干了,也得想办法推掉,那可是个火山口。

    再说了,想消灭九头山的土匪,朱慕云也不会答应啊。还有件事,小野次郎并没有注意,宪兵分队没多少人,而九头山有几百条枪,就算是正面交锋,宪兵分队也不是对手。甚至,调动古星的日本军队,也难以剿灭九头山的土匪,就遑论宪兵分队了。

    当然,九头山的土匪,也不可能全部下来。宪兵分队全体出动,而九头山则粗心大意,被宪兵分队打个落花流水,也是有可能的。但朱慕云相信,以朱加和的脑子,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

    “哟西,朱君,你是大日本帝国真正的朋友。”小野次郎拍了拍朱慕云的肩膀,微笑着说。很少有人,能像朱慕云这样,把话说得如此漂亮。或许,这就是这个中国人,能在政保局平步青云的原因吧。

    “小野老师,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发现了,九头山土匪的行踪。以我们的人手,能完全消灭吗?”朱慕云问。他不知道九头山会派多少人来,三十根金条,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如果九头山,为了这三十根金条,却搭上三十条人命,那就太划不来了。

    “你要相信皇军的实力。”小野次郎说,虽然他说得很坚决,可实际上,他心里也没有底。宪兵分队只有一个小队的兵力,就算加上其他部门的宪兵,也不过两个小队。

    当然,还有宪佐班。可是,以宪佐班的实力,能与土匪抗衡?再说了,这件事,他也没打算让宪佐班参加。或许,只能另外再想办法了。小野次郎毕竟在军队也待了几年,认识的人也不少。真要借点人马,还是能做到的。

    今天一大早,野山已经带了一个宪兵分队,去了茶园坡。可能要到晚上才会回来,这段时间,这个分队的宪兵,他是不能动用的。再加上,为了维持宪兵分队的正常运转,还必须留守一部分人。

    也就是说,小野次郎能真正调用的,只是一个宪兵小队,不到八十名士兵。当然,他可以把野山调回来,胡惠芹的墓地,地下党未必会有人去。再说了,事有轻重缓急,这个时候,对付九头山的土匪,维护宪兵分队的荣誉,更加重要。

    “有小野老师运筹帷幄,相信九头山的土匪,一定望风披靡。”朱慕云恭维的说。

    “九头山要求,在哪交赎金?”小野次郎问。他虽然能说几句汉语,可是对汉语就看不太懂了。虽然有些日语中,也有汉字,但汉语博大精深,只懂皮毛的话,是容易误解其中意思的。

    “上面没有说,只是让我们等信。想必,他们还在考虑。”朱慕云说,敲诈宪兵分队,等于虎口拔牙,想必九头山的人,也会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个时候,不定时间和地点是对的,只有准备好后,突然告诉宪兵分队,九头山才能掌握主动。

    随着法租界宪兵分队的设立,整个古星,已经没有安全地带可言。以前,法租界相对来说,还算一方净土。然而,现在宪兵分队进驻法租界,九头山的人,再想找一个安全地带,就有些难了。这个时候,九头山不管多谨慎,都是必要的。

    中川到了九头山的人手里,这对地下党来说,可是天赐良机。朱慕云马上给胡梦北,传出了紧急情报。新四军与九头山,现在关系融洽。像中川这样的刽子手,既然落到了九头山手里,自然不能再退给宪兵分队。

    最重要的是,朱慕云将小野次郎可能的布置,也传递了过去。虽然朱慕云觉得,小野次郎难得有所作为。可是,如果小野次郎真敢派人出击,说不定能再给他一个教训。如果能趁机除掉小野次郎,就更好了。

    中午,朱慕云习惯,还是去码头休息。他在宪兵分队,虽然也有自己的办公室。可是,那里是日本人的天下。如果他在办公室休息,说不定就会被打扰。而在码头,那是他的天下,除非特别紧急的事情,一般来说,都不会被打扰。

    朱慕云中午,还是在无名粉店吃的米粉,只是他一再叮嘱秀英,千万不要再给自己多加肉了。对别人来说,吃点肉就像过年一样。但是,朱慕云顿顿都能吃肉,他现在得控制营养摄入。

    朱慕云去无名粉店,只是想告诉杨世英,他的任务,暂时取消。中川既然落入九头山的手里,想要回来,可不那么容易。但是,朱慕云又给他看了野山的画像,对胡惠芹用刑的日本宪兵,中川排在第一,野山排在第二。这两个人,朱慕云都不想再见到他们。

    只是,野山行踪隐秘,据说,野山下班后,也不怎么外出。到目前为止,朱慕云还没不知道,野山有什么特别的嗜好。但他相信,只要是人,特别是男人,就一定会有某种爱好。自己不知道,并不等于野山就没有。

    到下午,小野次郎又接到了一封信。上面要求,今天傍晚,还是去城北五里处的树林交赎金。只能一个人前去,见钱放人。如果发现宪兵分队捣鬼,到时候还回来的,就是三颗人头。

    “朱君,拜托了。”小野次郎对朱慕云说,朱慕云与土匪打过交道,又是金条的提供者,还是中国人,由他出面,再是合适不过。

    “都准备好了么?”朱慕云摸了摸自己的丝绸马甲,问。这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刻,如果让土匪察觉,小野次郎在背后,又搞名堂的话,自己的安全,可就得不到保障了。

    “没问题,你没回来之前,我们不会动手。”小野次郎安慰着说。

    事实上,他已经将所有调动的部队,全部调回来了。包括野山的那个分队,也都被紧急调回来。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过一个小队。可是,一个小队多少人?而城北五里外的那片树林有多大?不要说那片树林,就算是茶园坡那里,一个小队估计都不行。

    朱慕云觉得,小野次郎应该会重视中川的性命。只要自己回来之后,小野次郎才动手,那不管事情多糟糕,跟他都没有关系。但是,这次,朱慕云却猜错了。

    “野山,土匪这次犯了一个大错,他们竟然准备在傍晚交易。只要天一黑,你们就能摸上去。”小野次郎等朱慕云走后,马上将野山叫来。

    上次解救费利克斯,是在上午。而宪兵队派一个班,一大早出城,就被土匪发现了。这次土匪很着急,竟然在晚上交易,真是天赐良机。

    “如果伤到他们,怎么办?”野山问。他所指的“他们”,指的是中川等人。至于朱慕云,因为是中国人,他的死活,野山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只要能消灭土匪,他们随时愿意为天皇效忠。”小野次郎缓缓的说。

    朱慕云其实也注意到了这个漏洞,天黑去交钱,岂不是让宪兵分队好浑水摸鱼?只是,他没办法与九头山的人联系。但他相信,九头山是干这一行的专家,他们应该不会吃亏。再说了,天黑也有利于自己隐蔽。他出城之前,特意换上一整体黑色的衣服,甚至,还带了一把手枪,以及两个备用弹夹。

    朱慕云离开古星后不久,穿了便服的小野,带着一个小队,从古江路出发了。他们从侧面出城,为的就是不被土匪注意。小野次郎坐阵宪兵分队,他看了看时间,时针指向了八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齐乐娱乐玩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