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 首 页
  2. 我的书架
  3. 上架新书
  4. 总点击榜
  5. 总推荐榜
  6. 总收藏榜
图书迷 > 我的二大爷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再一次合作
    “你奶奶病了?那你为什么把电话挂的那么着急?”丁庆生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马小超沮丧着脸说道:“刚才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是邻居家的一个叔叔,他去叫我爷爷了,他让我隔五分钟之后再打。”

    丁庆生轻哦一声说道:“没事的,相信奶奶并没有什么大碍。”

    马小超却始终无法平静心态,他不时的查看手机的时间,这五分钟对他来说,好像过了五个世纪那么长。

    当马小超再次拨通那个电话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了爷爷苍老的声音。

    “小超啊,是你吗?”

    “是我,爷爷,你们还好吗?”马小超的眼泪溢出眼眶。

    “我们都挺好的,你呢,现在在哪里呢,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都快把爷爷奶奶着急死了。”

    “爷爷,我挺好的,你们不用牵挂我,倒是奶奶,她怎么病了?”

    “唉,上了年纪的人哪还能没有点病啥的呢,没事的,你不用挂着家里,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爷爷,奶奶究竟是得的什么病?为啥不送到医院里看看呢?”

    “一点小病,不碍事的。”爷爷的话音未落,那边又传来了邻居叔叔的声音。

    “你怎么能说婶没事呢,这件事你还是跟孩子说了吧,免得孩子以后埋怨你。”

    马小超听着这句话有些不对劲,他忙问道:“爷爷,你说句实话,奶奶是不是病的很严重?”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叹息声,而后沉重中略带些无奈的声音传来。

    “你奶奶确实得了重病,医生说这种病得长期依靠药物维持,你也知道,我和你奶奶这把年纪了,也没有多少的钱,哪能买得起药,所以我只能让你奶奶暂时在家休养,小超啊,有时间的话你就回来一趟吧,你奶奶特别想你,她说她希望在她有生之年里还能再见你一面。”

    挂断电话,马小超抱头痛哭,丁庆生虽不知道电话那头说的什么,但从马小超痛苦的表情中他却也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丁庆生起身来到马小超的身边,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爷爷怎么说的?”

    马小超收拾下悲伤,抬起头看向丁庆生,说道:“生哥,我奶奶得了重病,我想我得回去一趟。”

    丁庆生忙说道:“奶奶得了什么重病?她现在在哪,是在医院里吗?”

    “没有,爷爷奶奶没有钱,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医院里看病,我得回去找那个坏女人,希望她能出钱帮奶奶看病。”马小超说着话就要起身往外走是。

    丁庆生一把拉住马小超说道:“坏女人就是坏女人,你认为她会出钱吗?”

    马小超像是失去理智一般,疯狂的要摆脱掉丁庆生的纠缠,他痛哭道:“大不了我给她下跪求她出钱,我就当是借了她的钱,以后我慢慢再还她。”

    “那她要是不借给你呢?难不成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奶奶痛苦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不想奶奶死,她说了想要见我。”马小超疯狂的挣脱着,丁庆生有些招架不住,眼看着马小超就要挣脱掉,来不及多想的丁庆生抬手甩了马小超一个巴掌,这个巴掌下去后,马小超才算冷静下来。

    “马小超,你就这么回去有什么用,为什么不想想办法带些钱回去呢?求人不如求己,你想想你是怎么出来的,你要是这样回去,别说坏女人瞧不起你,到时候恐怕就连你自己都会瞧不起你自己的。”丁庆生冲马小超咆哮道。

    马小超几乎崩溃的说道:“可我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我没有什么技能,不会唱歌,不会弹吉它,我去哪里弄那么多钱给奶奶治病呢?”

    丁庆生说道:“不想办法怎么会知道没有办法呢?你先冷静一下,我们一定会有方法弄到钱的。”

    在丁庆生的安抚下,马小超的情绪才算稳定,两个人刚刚坐下,张天庆睡眼惺忪的从卧室里走出来,他挠着头说道:“大早晨的你俩争吵什么呢,真烦!”

    当丁庆生将事情的原委告知给张天庆后,张天庆一下子从朦胧中惊醒,他想了想说道:“你们两个有什么好办法吗?”

    丁庆生摇了摇头说道:“这半年下来,我只存了几千块钱,这点钱对于奶奶的病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哪能有什么用?”

    丁庆生说完不由的将视线搭在张天庆的身上,他有些不怀好意的笑笑说道:“庆哥,你在这里都呆了好几年了,这几年下来你总该有些存款吧,要不你看在咱们兄弟的情分上,把你的存款先贡献出来,大不了我和马小超努力工作,之后再还你呗。”

    张天庆不由的抖然一惊,他忙摆摆手说道:“我可没有什么存款,你们也知道我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在这个高消费的城市里,我的那点工资哪能存的住,能够交上房租我就已经尽最大的能力了。”

    丁庆生并不相信张天庆说的话,他来到张天庆的面前,顺势搂住张天庆的肩膀,两个人背过身去,丁庆生小声地说道:“庆哥,你就别骗我了,就因为你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所以你的钱一定都存起来了,你放心,这钱就当是我借你的,马小超不还的话,我来还,你知道的,歌唱达人的冠军可是有十万奖金的,大不了我努努力,写一首歌,然后再用心谱曲,说不定就能拿个冠军回来呢,到时候我连本带息的还给你都用不完呢。”

    张天庆皱下眉头,略有所思的说道:“要是你拿不了冠军怎么办?我的钱可不就是打水漂了?你可知道我存那么点钱有多不容易吗?那些钱可是我的老婆本,我就指望它们来娶媳妇了。”

    丁庆生笑笑说道:“要是我拿不到冠军的话,大不了我就在这酒吧里打一辈子工来偿还债务喽,再说了,庆哥,你就这么对我没有信心呐。”

    张天庆撇撇嘴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就你们两个那点工资要还到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哪。”

    丁庆生有些不悦的说道:“庆哥,那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张天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

    丁庆生皱着眉头,说道:“你还有什么办法?”

    张天庆神秘的一笑说道:“我们可以去找于老板预支工资。”

    “预支工资?就算是预支工资又能预支多少呢?”丁庆生有些不满意的说道。

    张天庆反手拍了拍丁庆生的肩膀说道:“现在的你可是个红人,有你在酒吧里唱歌,肯定会招来不少的顾客,你就是那移动的广告的牌啊,这样一来酒吧里的生意不就好多了,相信于老板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提前拿一笔费用出来的。”

    “会吗?就像你说的那样,我能不能拿到冠军还是个未知数呢,于老板会提前行使这个权力?”

    张天庆呵呵一笑说道:“请把那个吗字去掉,一定会的,放心吧,只要你拿辞职来威胁他,一定管用,如果你不相信的话,等你走出这个家门你就知道了,现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家酒吧都等着你这块肥肉呢,你就是那个行走的聚宝盆,无论在哪个酒吧里,这个酒吧一定会红红火火。”

    丁庆生挠了挠头说道:“可是,我这么做会不会太不合适,当初于老板要是不收留我,说不定现在我还四处漂泊呢。”

    “哎呀,现在你考虑的不该是这件事,再说了,我又不是让你真的离开,只是当作换钱的理由,你看看马小超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你忍心弃他于不顾啊。”

    丁庆生转头看看沮丧的马小超,又看了看张天庆,他不由的叹口气说道:“庆哥,怎么跟你一提起钱你就成长的这么快呢,你还知道这是为马小超好啊,你都选择袖手旁观了,却让我去上刀山下火海,你可真行。”

    张天庆尴尬的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LAttER酒吧里可谓是热闹极了,众人都在就昨天的比赛事宜进行热烈的讨论。

    “哎哎哎,你们说张新生的那张邀请涵是不是吴伟偷去的?那么珍贵的东西张新生怎么可能会送给他?”

    “我看八成是吴伟偷去的,就他那破啰嗓子,哪是唱歌的料啊,要不是看在商老板的面子上,咱们于老板哪里会让他做驻唱。”

    “是啊,是啊,你们看看,自从张新生做了领唱之后,哪还有几个人点过吴伟的歌,再说了,吴伟一向和张新生不合,张新生就算再怎么不和吴伟一般见识也不可能把邀请涵送给他吧?”

    “可是,吴伟又是怎么偷来的呢?他总不至于跑到张新生的住处爬窗户进去偷吧。”

    “这可说不准,吴伟这个家伙可是有的是手段,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呢,还不去干活,背后议论别人很爽是不是,信不信我让人把你的舌头拔了!”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吴伟阴冷着脸站在吧台前冲众人怒吼道。

    他的声音一起,立马把众人吓得各自散去。

    “我说吴伟,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他们说的都是实话又没有添加任何的虚构,说实话难道还能让你恼羞成怒?”随后赶来的张天庆不禁带有些挖苦性的笑道。

    吴伟回转身子斜睨张天庆一眼,并没有言语,自知理亏的他倚在吧台前不苟言笑的巡视着酒吧里的角角落落,以便躲避三个人的眼光。

    张天庆也无心与吴伟进行口水仗,他径直走到一楼楼梯前,笑着对站在楼梯口的梅姐说道:“大美女,于老板今天来了吗?”

    梅姐不苟言笑的说道:“你找于老板干什么?昨天看完新生的比赛后他就出差了,恐怕没个几天的时间也不会回来。”

    “出差?”张天庆喃喃自语道,他皱起眉头说道:“他怎么能出差呢?他要是出差了马小超的奶奶可怎么办?”

    张天庆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梅姐还是可以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梅姐只觉的好笑,便说道:“张天庆,于老板出不出差的和马小超的奶奶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他奶奶得了重病,急需一笔费用,我这是代表生仔来向于老板预支些钱的,看看能不能解了马小超的燃眉之急。”张天庆顿了顿,有些失望的继续地说道,“这个于老板也真是的,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差,这可怎么办呢?”

    梅姐皱了一下眉头,她朝酒吧门口看去,丁庆生正安慰着马小超,两个的目光还时不时的朝这边看看,梅姐略有所思地说道:“要不,先让马小超等等,说不定明天于老板就回来了呢?”

    张天庆自顾叹口气说道:“只能这样了。”

    当张天庆将这个消息告诉两个人的时候,马小超已经泪崩,丁庆生也找不出安慰的话语,他本想再向张天庆求救,但一想到张天庆那份毋庸置疑的态度,他决定还是放弃。

    今晚,马小超没有工作,他独自一人回了家,他说他想一个人静静,然而当马小超沉寂在一个人的世界中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马小超如同行尸走肉般,木讷的打开房门,谁知门外的人竟然让马小超吃惊不已,因为门外的人正是吴伟。

    马小超本不想搭理他,直接要将房门关上,不料吴伟居然把一只脚伸进门里,笑说道:“兄弟,别这样,我来找你是想帮你忙的,你可别关门。”

    马小超没好气地说道:“我没有什么忙需要你帮的,希望你以后别再来找我。”

    吴伟不依不挠的说道:“别别别,我真得是诚心诚意来帮你的,你的事我都知道了,难道你想看着你奶奶就这样被病魔折磨吗?”

    一听这话,马小超没了脾气,他不再抗拒,只没好气地说道:“说吧,你是不是又想让我帮你的忙。”

    吴伟眉头一喜,坏笑道:“其实很简单,我只想要丁庆生写的歌词和谱的曲,只要这两样东西你能拿到手,我这银行卡里的五万块钱都给你。”

    看着吴伟嬉皮笑脸的样子,马小超不由的一脸厌恶,说道:“再见!”

    说着话,马小超狠狠地踩了一下吴伟的脚,吴伟吃痛不已,将脚收回去,而马小超顺势把房门一关,便将吴伟关在门外。

    然而,吴伟并没有离开,他隔着门板喊道:“马小超,我是带着诚意来找你的,你也知道,你奶奶的病可是拖不得,于老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可以先付给你一万块钱的定金,事成之后,剩下的四万我一分不少的给你。”

    马小超背倚在门板上,吴伟的声音刺激着他的大脑,现在的他急需这一笔钱,可是他不能再做对不起丁庆生的事,如果按着吴伟说的来做的话,他跟个畜牲又有什么区别。

    吴伟的声音又来了。

    “马小超,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找过丁庆生了,我也跟他说了这个提议,只要他为我写一首歌,我就把这些钱给他,到时你就可以拿着这笔钱去救你的奶奶,可是,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他说,宁愿看着你奶奶被病痛折磨死,也不会用他写的歌来换这笔钱,你认为这样的人值得你帮他吗?”

    吴伟喊完话并没有等到马小超的回应,看着安静的门板,吴伟有些垂头丧气,正当他准备回转身子离开时,房门居然开了。

    马小超冷峻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吴伟,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吴伟忙说道:“当然,你可以把银行卡号给我,我立马给你转一万块钱以表我的诚意。”

    马小超冷笑说道:“不,我是说生哥说的那些话是真的?”

    吴伟一愣,他不由的抬手挠了挠头,说道:“这还能有假吗?你知道的,我就是需要他写一首歌,这事我不找他商量还能找谁,刚刚我说的话还是比较委婉的,他说的更难听。”

    马小超面无表情的说道:“好,成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齐乐娱乐玩家平台